A1312327863  

書推薦指數:★★★★

 

 

 

依稀記得Mitch Albom幾年前寫的《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我在書末寫下:在天堂,希望遇見的五個人。
同是述說重新活一次、與所愛的人相聚以及自我原諒,
這次沒有五個人,只有那一個,給你生命的那個人。
因為查理在十月初的一天晚上,決定自殺。

 

"我們做孩子的人總是這樣。
把得到的愛視為當然,而渴望把尚未得到的部分都填滿。
已經擁有的,我們不夠在乎。
要等到失去了,才會懂得「遺憾」這兩個字。
而且我們苛求。對於已經得到的愛,我們還要得到更多。
然而,關於失落,我們卻又可能太過認真,
因為我們以為圓滿才是正常。

我們對家的要求太多,以致於沒有看見:
父母已經用了他們所能知道的、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方式在愛。
面對父母,我們看見自己的得到與失去,卻很少思索他們的處境。
我們做孩子的人總是這樣。"

 

"我們做孩子的人總是這樣"
這句話直狠狠打在我的腦門,查理呀,你說的那條線,
我也如此曾經地接近。
也曾經的,以為誰會來救自己。
但你說的對,沒有人可以來拯救你,包括所謂的美麗夢想,
在那當下的每個時刻、每件事彷彿都是要來擊垮你的。
所以,查理呀,你為什麼要自殺呢?

 

查理列了表。
寫出「母親站出來支持我的時候」和「我沒有站出來支持母親的時候」。
他說說來令人悲傷,為什麼孩子會把父母當中的一個視為理所當然到如此程度,
卻用較低也較寬鬆的標準對待另一個?

 

可是年幼的我們又怎麼能懂呢?
我不知道我的安穩是因為你陷入漩渦的時候還把我抱穩穩緊緊的關係,
又或許我們懂,但害怕失去和渴望填補缺憾的力量實在太過巨大,
巨大到讓我們像個嬰兒一樣,餓了便哭喊,
聲嘶力竭的傷害你,因為我們也知道,你不會離開。
所以是不是因為習慣了你的付出,所以忘了長大的我,
應該要穩穩緊緊的抱住你。

 

「你有一個家,查理。不管好壞,你有一個家。
你不能把家拿去換別的東西。你不能對家人說謊。
你不能同時經營兩個家,然後有時用這個家替換那個家,
有時又用那個取代這個。
與你的家人在一起,家才像個家。」
我們都知道那不是妳的錯,但珀希,妳應該早點告訴查理。
那也許查理就不會連妳的喪禮,他都列在「我沒有站出來支持母親的時候」。
為什麼呢,要讓故事快到終章時才一切都明白了,讓查理帶著這麼多的後悔跟遺憾。
妳不願意讓他和妹妹承受那份傷害,可是查理是知道的,
他知道偽裝幸福的聖誕老人就是妳。
妳所默默承受的,卻沒有給查理帶來妳希望的幸福。
他就像衛生紙包覆著的木乃伊,下了雨,他只能赤裸的站在雨中。
有時候孩子能承受的也許比我們想像中的大許多,
每個人都在學習怎麼去愛,也都在學習怎麼重新站起來,
愛能讓孩子成長,但痛苦才能蛻變,
成為對挫折能夠堅固越不容易被擊毀的人。

 

查理哭得聲嘶力竭,在他即將醒來之際。
「我是你媽。」
簡單的四個字,卻是這本書最溫暖的字。
在查理家房子附近的一顆大樹,那是珀希求一個孩子的樹,
她說,有時候做子女的人會忘記,忘記有一個人曾經多麼渴望得到你。
我們以為自己是父母的負擔,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得到實現的願望。
原來我們忘記的事情,竟如此的多,
忘了要好好珍惜自己。

 

再給我一天,還好我們還有那一天。
與其說家不需要講道理,不如說更需要我們去理解背後的道理,
因為理解所以不需要說明,因為妳知道的,
我始終是愛妳的。

 

 

 

, ,
創作者介紹

弱水兩千小瓢飲

Hit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